公网坚持以"天下为公,德行天下"为宗旨,本着共建、共营、共享、互动的原则,与各地区政府、媒体、团体、企业、人才网站战略合作,百万网站互动联播!
地图搜店 | 3G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接力助学
政府星博
媒体星博
团体星博
企业星博
个人星博
精彩有你
同城老乡
同天生日
同城旅游
同城车友
生态颐养
直销超市
他山之石2016-04-18 14:57:29
广西朗田制药公司非法集资案追踪调查
 

  长沙李世斐和赵正光老人向本报反映,广西朗田生物制药公司可能涉嫌非法集资,旗下12家地区分公司,仅长沙分公司就涉及投资者千余人集资近亿元,现已停止还本付息。记者将该公司相关情况通报湖南、广西等省金融办,湖南主管打击非法集资工作的彭新理科长表示,会尽快调查处理并将结果回复本报。

              950多长沙投资者借款过亿停付本息

2015年9月5日,年逾古稀的长沙投资者李世斐和赵正光老人向本报反映,二人接到宣传单参加朗田公司组织的推介会,在工作人员的游说下,李世斐借给广西朗田生物制药有限公司17万元人民币,期限是12个月,时间从2013年11月2日至2014年11月1日;赵正光借给朗田公司人民币8万元,期限为12月,自2014年2月12日起至2015年2月11日,借款协议约定利率为24%。长沙分公司借款人组成的监事会成员共950多人,借款金额近亿元。

                               

广西朗田制药公司被指非法集资数亿资金链断裂

投资者多次收到广西朗田制药公司的活动宣传单

广西朗田制药公司被指非法集资数亿资金链断裂

         卢桦向参观者介绍冰柜里蛇毒每克60万元价值47亿元

借款协议强调所借用的资金专项用于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蛇毒为原料的生物制剂产品生产投资,其蛇毒冻干粉针剂、口服制剂等填补国内空白产品。广西朗田制药公司自愿用公司的全部资产,包括价值47亿元人民币的原料蛇毒作为担保,在不能如期还款时,同意自愿处置公司资产,用于偿还投资者的借款。

前期广西朗田公司均按期每月支付利息,但现在朗田公司已经停止兑现。长沙分公司贴出公告说广西郎田公司出现资金问题,投资者的利息暂时不能兑现,等解决了资金问题再把投资者的利息补上。二位老人联系长沙分公司负责人刘应华总经理提出提前返还本金遭到了拒绝,称公司总部资金出现了问题,现在账上确实没钱,只能等有钱了再还!

                  长沙负责人:我也在总部等钱

9月6日下午,记者根据李赵二人提供的线索,找到了位于芙蓉中路建鸿达现代城的朗田长沙分公司,发现公司大门被一条铁链和一把铁锁把守着,透过两扇玻璃大门,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挂有“广西朗田生物制药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的招牌,玻璃门上贴了二张公告和通知,公告说明广西郎田公司出现资金问题,长沙分公司的投资者的利息暂时不能兑现,等解决了资金问题再把投资者的利息补上,而通知的内容是以后公司每天是上午上班,下午不上班。

第二天上午,记者再次来到该公司,公司里坐着十几位年龄60--70多岁的老人。当他们得知记者的来意后,几位老人争先恐后地告诉记者:“广西朗田公司的法人卢桦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企业家,她现在的企业资金方面遇到了困难是暂时的,我们都很支持她,她的这个项目是一个很好的项目,是填补国内空白的一个项目。相信她一定会化解这个危机,渡过这个难关。你们要采访就要去采访卢桦,要报道就要给她做正面报道,不要报道现在的情况”。

而到楼下,一位老人悄悄找到记者,问有没有办法帮忙把借款本金退出来,大家现在是有苦难言,担心媒体报道后,政府会作为非法集资打击,广西朗田公司垮了,大家的钱拿不到了。当记者强调是来采访长沙分公司负责人了解相关情况时,他们才把长沙分公司负责人刘总的电话号码告诉记者。

与刘应华总经理取得电话联系后,她说:“我也在广西总部等钱,现在账上确实没钱,如果有早就发放利息了。马上就有比利时的客商购买公司4000万美金的蛇毒,公司还在上海股权交易中心运作挂牌融资,等资金钱到位,就可以兑付投资者的利息和本金”。

        上海交易中心:股权挂牌交易融资多少由市场决定

等待一个月后,记者再次回访二位投诉人,得到的反馈是公司仍然没有还本付息。记者百度搜索发现有媒体报道称,广西朗田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在2014年9月29日上午10点,已正式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挂牌融资。

登陆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网站,该网公示有239家企业单位在交易中心挂牌股权交易,但没有找到广西朗田制药挂牌报价和交易数据公告。电话联系上海股权交易中心客服内部了解,广西朗田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确实在该中心已经登记挂牌,但表示股权交易挂牌并不是企业上市,企业融资多少由市场决定,且政策规定交易后企业股东不得超过200人。该网站公示的交易数据显示部分挂牌企业有的已成功融资几十万至几千万,但也有不少企业挂牌后融资数据为零。

            广西、湖南处非办将协同经侦部门尽快调查处理

118日,考虑到广西朗田制药公司在长沙已集资近亿元,多位投资者还反映该公司12家地区分公司集资总额估计不少于5亿元,而长沙负责人刘总所说的比利时客商4000万美金购买蛇毒和上海股权挂牌交易融资能否成功均不确定,电话联系多家毒蛇养殖场了解,目前蛇毒干粉行情,一般蛇毒干粉只有每克800元左右,贵的银环蛇蛇毒干粉也只有每克2600元左右,而且一般毒蛇养殖场均有网站公开供应蛇毒,货源并不稀缺朗田公司卢桦电视里所说的每克60万价值47个亿的天价蛇毒尚有待进一步确定。

笔者十余次联系朗田公司官网电话,均始终无人接听;多次短信联系长沙负责人和卢桦本人,提出采访调查,亦均没有得到回应。为了保证广大投资者的财产安全,避免更多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卷入再遭损失,记者将广西朗田公司情况如实通报了广西省金融办主管打击非法集资工作的陈科长、湖南处非办彭科长,两地处非办对该公司的情况高度重视,表示会尽快协同经侦部门调查处理并将结果及时回复本报。

 案件进展情况,本报将进一步关注和跟踪报道。(何金茂 魏益峰)

延伸阅读:沈阳“蚁力神”事件

2007年初,笔者曾经接触沈阳“蚁力神”公司利用蚂蚁养殖大量收取合同保证金的事件,当时了解到的集资总额是127亿元,后来在当地一位资深媒体人士的连续一个星期的劝阻下,考虑当地工商局已经向全省群众发放了275万份警示手册;商务部也给该公司新发了直销牌照;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也确认该公司收取合同保证金的行为不认定为非法集资;调查中蚂蚁养殖户更是一边倒为该公司叫好,笔者无奈没有坚持进一步调查和报道。但不幸与笔者分析的一样,几个月后,该公司又疯狂集资达到228亿元,最后资金链断裂,又有几十万养殖户遭受损失,笔者至今心有不安,懊悔不已,难以释怀。来源公网

曾经运营10年之久的“蚁力神”公司每卖出一份万元养殖合同,它就要凭空每年制造出3000元的利润。这和它给所有养殖户的那个硕大诱人且超出常规的承诺有关。“只要14个半月,你养蚂蚁的投资将会有32.5%的获利。”现在看来,蚁力神的骗局在它起步时显得笨拙而又狂妄。
  
  事实上,如此高的获利蚁力神根本办不到,但没关系,这个“拆东墙补西墙”的游戏规则就是,新签约的蚁民所缴纳的投资将为这笔被制造出的高额“利润”埋单。周而复始,游戏开始了,就是这么简单。这奇迹般的虚空之塔开始快速堆砌,后来的人为之前的人献上自己的身家,所有人看似都在获利,一位沈阳市民为此歌唱:“疯了买,疯了卖,还有一个傻子在等待。”看起来,所有问题的关键仅在于“傻子”还够不够用。
  
  没人愿意相信自己是那最后一个傻子,地平线上更迟迟看不到最后一棒的影子。在这个博傻游戏中,不论是顶端还是地基,局中的人们乐此不疲,由于人口基数庞大,这个游戏到2007年底一直在整个东三省范围内“正常”运转。一位曾经在蚁力神任职的财务人员承认,在最红火的时期,蚁力神只需要利用新“蚁民”所交保证金的一部分,就足以偿付老蚁民,疯狂的人们前仆后继,提空了家门口的储蓄所,昼夜排队给蚁力神交钱,而赚到钱的蚁民更拼命加注,从不变现。

 
  追溯其首领人物王奉友作为风云人物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蚂蚁王国倒塌的前一刻。2007年10月,他号称正与科威特阿扎汗集团商谈融资50亿美金,人们看到王奉友和一位有着西亚面孔的商人谈笑风生,握手言欢,他笑得露出牙齿无比灿烂。事后证明,这又是一个骗局,他很快被捕了。某种意义上这也救了他——资金链断裂之后,数十万被骗的蚁民的愤恨可不是开玩笑。“我枪毙他一万遍也不解气。”曾经前往沈阳的鞍山蚁民李洪咬牙切齿。   
        
  “大伙明明都知道那个皇上光着腚呢,咋光叫好起哄没人说实话呢?”沈阳一位律师反问。
  
  2007年6月成了很多蚁民最后收手时间,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多数人选择收手与蚁力神资金链断裂是否有直接联系,但此后蚁力神仅仅坚持了两个月即资金链断裂,直到政府下决心出手整治的那一刻,蚁力神这个硕大无比又毫无形状的混乱之源的破坏力才终能得以展现,10个子公司、6000名雇员、几十万账户、庞大的涉案人群,令这个省的当局心情复杂——78.8万份养殖合同,涉及保证金228.33亿,55名涉案人员被惩处,几十万投资者欲哭无泪,损失惨重。


   追踪:


     审计局确认:长沙地区朗田生物制药科技集资总额为10688.70万元。

   法院确认:朗田生物制药公司以投资为名与原告签订合同,向原告等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其行为涉嫌非法集资犯罪。


 

 
评论(2)
我来说两句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会员相关